唐闸镇近代工业遗产普查的喜与忧

发布时间:2010-08-25 | 发布人: | 点击量:1086

  唐闸镇是江苏省南通市近代工业的发源地,也是中国早期民族资本工业与近代纺织工业的发祥地。为了摸清这座百年工业老镇的家底,有效保护唐闸近代工业遗产,南通市规划局委托张謇研究中心进行工业遗产普查。自2007年9月至11月,普查组历时两个多月,实地查访了以唐闸镇为重点,包括周边地区的近200个普查对象,受访单位100多家,受访市民200余人,登录普查单位106个。

  唐闸百年工业重镇的忧喜之变

  1895年,著名爱国实业家、教育家张謇先生选址通州县城(今南通市)近郊农村的唐闸筹建大生纱厂。张謇以纱厂为中心,在大生纱厂周围陆续兴办了榨油、磨面、冶铁、蚕桑染织等一系列附属实业群体,以及包括原料运输、仓储、产品综合利用、设备支持等在内的配套服务设施建设,形成了一个以大生纱厂为垂直合力的综合性工业乡镇。与此同时,张謇积极筹划、启动唐闸的市政工程建设:辟道路、兴河运、收地引商、建屋启市、开埠通商……一时间,唐闸商贾懋迁、市集以兴,俨然成为通海地区的交通枢纽与苏北新兴的工业重镇,赢得“小上海”、“小汉阳”的称誉。张謇凭借惊人的努力,在30年不到的时间里,将一个资本不足45万两、纱锭仅2万余枚的棉纺厂,发展成为拥有16万纱锭、1300余台布机、40多个企事业单位,总资本达3000万元的中国第一个民族资本企业集团——大生纺织系统。大生的崛起开创了我国近代民族工业的成功典范。作为江海一隅荒蛮之乡的唐闸,从此名声远播,跻身近代世界著名的新兴工业城镇。这是唐闸的惊天巨变——令人欣喜!

  如今一百多年过去了,传承了百年历史的工业老镇几经兴衰沉浮、沧桑之变,特别是建国后30年的持续发展,已成为拥有10多万产业大军、数百家工厂的高密度工业城镇,一度在地方经济与财政收入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南通工业结构重组,发展重心南移,唐闸镇庞大的传统产业基业终因种种原因积重难返、难以自拔,被时代抛在了后头,成为一座孤岛型老工业城镇。镇上企业停产、工人下岗、商业凋敝,以及由此引发的生活贫困、居住环境恶化…唐闸的地位不断下降,成为南通的“西伯利亚”与沉重的历史包袱。

  然而,百年工业老镇并没有真正被历史遗忘。在持续了20多年的衰落、萧条不振后,唐闸却从另一方面为我们奇迹般地完整保留下来了百年工业老镇的历史风貌。留下了包括大生纱厂、复兴面粉厂等一系列近代工业遗存;留下了围绕大生企业兴建的有着百年历史的东工房、高岸街等工人住宅区;留下了通扬运河两岸的具有西洋风格的近代商业建筑群、医院、戏院、公园、码头、菜场、船闸等全套社会生活历史景观。它们是见证南通工业文明与城市历史变迁的宝贵物质遗产,是南通城市的魅力所在、特色所在、根脉所系。

  唐闸近代工业遗产普查的双重体验:喜忧参半

  本次普查,我们重点深入大生骨干企业以及唐闸近代工业元老企业,目光着重关注那些尚未被登录为文保单位、久被世人忽略的近代工业建筑,以及与近代工业配套的工业设施、构(建)筑物等不可移动文物。在大生纱厂(今大生集团),我们发现了未列入大生纱厂国保单位的南栈。这座与大生纱厂相伴而生的百年仓库群,拥有6幢大栈房,仓储面积达11490平方米,而且整体保护完好,设施完善,至今仍在发挥作用。在广生油厂,我们惊异地看到,这座创立于1901年的元老企业,现存5座近代车间、4座早期栈房,比已经登录在册的3座栈房多出3倍数量。在唐闸河东大储一栈,除了原已登录的老栈房与办公楼外,栈区内又新普查出完好保留至今的西式打包楼、中小栈房、消防房、岗哨亭、办公区、生活区、露天堆场等众多近代工业建筑群与构筑物,以及数量可观的近代棉花机械设备与棉花检测仪器。同属大生一厂的连体企业大生副厂(今国棉二厂),完好保留下来上世纪20年代初落成的大型纺纱车间、织造车间,老厂房面积超过南通现存近代老工业车间面积的总和,而且建筑坚固,恢弘壮美,保留了大生企业兴盛期的不凡风貌。经过两个月调查,普查组共登录普查单位106个,其中登录新发现的普查单位86个,占总普查单位的81%,这一成果大大超出原先普查计划拟定的67项工业遗产单位目标,可谓成果喜人。

  与此次普查工作相伴而生的另一种感受则为“忧”。

  在当今大规模城市改建面前,唐闸近代工业遗产保护,特别是百年老街、老工业建筑遗存、特色传统民居等历史文化景观的保护前景岌岌可危,令人生忧。在唐闸普查期间,我们闻悉河东街的拓宽改造已列为当地政府的近期工作方案。看到河东街大生织物公司沿河32间历经风雨磨砺仍矗立如初的百年老厂房,都被触目的红色“拆”字预告即将面临的毁灭之灾,我们内心的感受岂一个“忧”字了得!这条运河东畔的近代历史街区可谓是唐闸工业文化景观的半壁江山。沿街区河岸,密布了众多近代工商业、近代仓储业历史遗址、遗存,以及众多名人故居、民居大院等优秀历史建筑群,它们与河西街近代西式建筑群共同构成唐闸运河两岸近代工业景观与河岸风光交相辉映的文化景观带。这是唐闸工业镇具有标志性的地域特色与环境风貌,对它们的保护具有整体的战略意义,否则将带来毁灭性破坏。为此,我们呼吁当地政府主管部门慎之再慎。据悉,河东街拓改计划暂已搁置。其实对于河东历史街区现状而言,暂停拓建还只是免于一场灭顶之灾,实际的破坏每天都在继续。我们现场测试过,河东街交通高峰段每分钟来往机动车达40余辆,大型载重卡车的震动,把临街建筑的屋面瓦当都震落坠地。沿街居户难以忍受昼夜不息、日复一日的交通轰鸣与尘土飞扬,恨不能立马拆迁搬离老屋。百年河东街早已不堪现代物流的重负:沿岸一座座典型的工业建筑、一幢幢充满魅力的民居大院,出租的出租、空闭的空闭。人们已无心修缮维护,只待政府动迁付款走人了事。长此下去,它们最终也难逃坍塌的命运。城市的老街是城市历史的基本骨架。老街断失,城市的历史风貌随之消亡。为保护历史街区,关注民生所急,河东街的交通改道与临街危房修缮已迫在眉睫。

  在这次唐闸地区普查中,前脚普查,后脚拆毁的事端我们碰到过;一边是普查组的保护人马,一边是拆迁评估公司的队伍,两军对垒,碰到同一个工业遗存单位,这样的情形我们也碰到过。我们深知,开展工业遗产保护迫切需要提高社会对工业遗产的重视。前不久,复兴街一处老建筑被拆毁事件就是一个深刻的教训。地处复兴街西段的纺织里,历史上是唐闸著名的高级住宅区,是专门为纺织学校教授建造的住宅。1952年纺织学校迁沪,该处改为唐闸幼儿园。十年前,纺织里南半片被拆建为某银行营业大楼,北半片临街老建筑因产权之争而幸存下来。我们依据一张上世纪30年代纺织学校绘制的学校平面图确认,该遗存即为纺校教授住宅。它是中国第一所纺织高等学校——南通学院纺织科所遗甚少的珍贵历史文物之一。就在普查组成员为这一重要历史遗存的发现而庆幸、欣喜不已之时,传来教授住宅遭拆除的群众举报。普查人员急急赶赴现场,看到的已是一片砖瓦落地的废墟。

  类似事件,在已普查的近代工业遗存中每天都可能触发。创立于1901年的元老企业广生油厂,随着产权的变更移交,大批重要近代工业建筑遗存随时面临被推倒重新开发的威胁。创建于民初的唐闸河东大储一栈近代仓储区,从张謇时代沿用至今而保护完好、不失原貌,实属罕见与万幸。然而新的保护规划据说只保留8个老栈房改作娱乐用房,其余辟为绿化用地。属于大生纱厂连体企业的大生副厂(今国棉二厂),普查中我们惊悉,这座仍在使用中的老企业整体搬迁在即,眼前大片壮观的近代工业建筑遗存将在近期内夷为平地,另作开发。在南通的天空下,真的留不住一座像大生副厂那样有着90春秋岁月的我们城市母亲工业的容膝之地吗?为此我们已向政府有关部门发出紧急呼救。

  在工业遗产保护宣传尚未深入人心,普查公示制度尚未建立健全,相关保护专项法规尚未得到落实的情况下,大量尚未列入保护名录的工业遗产、乡土建筑、历史文化街区,由于缺乏法律法规的保护约束,随时会被拆除、破坏,处于自生自灭的境地。这种状况已足令人担忧。更有甚者是建设性破坏。在所谓“旧城改造”“危旧房改造”“新农村建设”,以至借工业遗产保护利用之名,急功近利作祟、经济利益驱使,采取大拆大建的开发式商业化运作,致使大片具有历史文化景观价值的历史街区被夷为平地,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传统民居建筑被无情摧毁,最终造成历史文化生态的破坏、历史文脉的割裂和城市文化记忆的消失。在大储一栈、在芦泾港及陈氏花园、在河东街历史街区等文化遗产密布区,我们都听到、看到当地拆迁、收地、开发的舆论喧哗与规划实施。在此态势之下,所谓工业遗产保护,前景实在堪忧!

普查仅仅是开端,唐闸百年工业重镇的工业遗产保护任重道远。(摘自中国文物报)